今天一樣打球,這次手被抓到的傷痕是有史以來最長的,

是不會痛啦!但是汗水流過時還是會麻麻的。

一樣又是一群男生在發洩體力,在找成就感。

今天那個MIKE,長得很像Shayne Ward但比較man

哈~用老招交朋友,因為我之前也是聽他這樣問別人,

他問我:How to say Good Ball?

K:好球

M:飽球?

K:好球,好

M:喔~好球!

然後哩哩扣扣聊了一堆,都是英文,我真的太久沒說英文了,

聽和說都變好鈍,有時候他要講第二次我才懂,

住內湖,跑來這打真的很遠,他自己都說SO FAR!!

原因只是因為這裡人多,然後愛跟我們這群人打球交朋友,

嗯~來台灣交英文,真是棒!還是在大學,

我不知道以後能不能這樣出去教中文,哈哈!

應該沒人敢聘,自己講話都怪怪了。

今天和Mr. Wang & YA~~~同隊...

體力太差,但還是撐了兩輪(七八隊)才累垮下場,

今天根本沒準投,都要人家幫我擋,或是移位跳投,

我今天完全只有抄球和巴鍋的份,籃板也輪不到我搶。

打到尾聲,我的深切竟然騙了三個人,

我是有沒有那麼吸引,今天不準啊!

然後晃過了第一個,第二個也快過了,第三個,

就是傳說中的威哥(命中率近100%)

膝蓋頂了我的腰,OMG我就這樣又落地了,

落地前把球送了出去,然後側身倒下,

我不想再傷害我的脊椎了,躺了一下才爬起來,

不傷脊椎的結果是換來小擦傷,

又是拼到沒力下場。

之後MIKE來,就開始問GOOD BALL那件事啦~

然後跟他跟另一個打了兩年球還不知道他的名字同隊,

哇靠!MIKE超認真的,呼~很怕他覺得我在偷懶,

不過好險抄了一球和巴了歐尼爾的火鍋後,

MIKE對我說了WELL DONE...

後來的垃圾時間就是一群男生在喇賽,

不外乎,我停機一禮拜,看下次來會不會更屌之類的話。

喔~還有啤兒綠茶,有人買了,大家輪流喝,

然後分別說那是什麼鬼,只是沒有一句好話,都是在靠北。

哈~好妙,一瓶飲料大家喝,而且一堆對嘴,

這種事,哈,大學根本沒發生過。

兄弟的感覺和朋友就是不一樣,

有些根本也沒很熟,但一聽到你出事,就衝到你家樓下,

唉~我74的果然最多人疼,

哈哈哈!我是小孩子。

每次都很感動,但都不知道怎麼說。

謝謝身邊罩我的所有人,名字太多打不完。




拼了快一個禮拜,賣命工作,連覺都不睡了,

我的旅費總算有些小小的進帳,

辛苦不說沒人知道,但自己爽就好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EVIN 的頭像
KEVIN

GO!KEVIN

KEV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